来自 1号庄娱乐客户端手机端 2018-04-08 12:38 的文章

决定铎多命运的话语用最委婉的语气说出了

  看到了此情此景,扎哈惊恐万分,他一个狗扑,就冲到了铎多的身边,朝着自家的主子紧张的大喊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主子!主子你怎么了?末将办事不利,请主子责罚!”
 
    而躺在地上捂蛋蛋的铎多,却留着面条泪,看着眼前这个只知道赔罪,却连头都不敢抬一下,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状况的傻奴才,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颤颤巍巍的挤出了最后一句话!
 
    “快快抗我,找我哥哥去”
 
    随后,终是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待到铎多说完这句之后,就再也没有了声音,在外圈跪着磕头的扎哈就知道,坏菜了。
 
    他也顾不得旁的,托起了已经昏迷不醒的铎多,骑在马上,一路公主抱的给主子弄回了驻军大营。
 
    连驻军外的巡逻士兵的正常盘查都没注意,就纵马直接奔到了衮而多的营帐外。
 
    一边跑着还不忘记一边吆喝着:“滚开,都快滚开,紧急军情,铎多将军受伤昏迷,别在路上挡着,耽误了将军疗伤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
 
    不过须臾的功夫,整个正白旗的营帐内都知道喽,铎多统领重伤昏迷,被人给扛回来了。
 
    而早就听到了通报的衮而多,更是将自己的营帐给让了出来,让军中医术最高明的几个大夫,赶紧奔着他这里报道了。
 
    随着哈扎撩开了营帐的帘子,铎多就被平铺在了大帐内的榻上,而几个医生,就开始分工合作的开始检查他们此时最尊贵的病人了。
 
    盔甲被褪下,外衣也被大口的剪子剪开,脉搏上已经有一只手开始凝神静气的把脉,而随着这些有条不紊的程序走下来的时候,一直在一旁十分紧张的衮而多却现,自家的弟弟好像没受什么外伤啊。
 
    终是放下点心的衮而多就朝着扎哈的方向一招手,示意对方出账回话。
 
    谁成想这人刚一出来,那位扎哈同学又一次的噗通跪下了。
 
    这下子真的是小命不保了,死了外姓人事小,伤了主子的弟弟事大。
 
    而衮而多那一点不带烟火气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,他也只剩下规规矩矩的回答了。
 
    “照你这么说,我弟弟很有可能又碰上了同一拨鲁地南迁的人员了?看来先前是我想茬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群人中应该有练家子,大月国的民众中还是卧虎藏龙的。”
 
    可是还没等衮而多说出怎么处理保卫不善的扎哈的时候,营帐内的一个外伤大夫则一掀帘子,急匆匆的走到了衮而多的身边,低声的嘀咕了几句。
 
    “什么!”
 
    连一贯冷静自持的衮而多,也失声的叫了出来。
 
    此时的他再也不复少年将领的冷静,一阵风一样的冲进了大账之内。
 
    “什么叫做我的弟弟的蛋蛋碎了?”
 
   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好吧?被问询到的医生组们,一脸的无措。
 
    难道我们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碎蛋蛋,啪,被打碎了啊。
 
    到底是在功力做过主子身边的大夫的老御医有经验,主子让解释,俺就解释呗。
 
    “铎多统领的睾*应该受过大力的钝器所击打。因为这一打击迅捷且力沉,就给铎多的身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势。”
 
    “那这种伤势对铎多有什么影响,之后又是否可救?”
 
    老太医摸了摸下巴的胡子,用最委婉的语气说出了决定铎多命运的话语:“索性下手之人没有再继续补刀。”
 
    “而铎多主子的运气也算不错,两个中,这一击只击碎了一个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能忍痛割掉一个的话,还能保住另外一个。”
 
    “作为男人的正常的功能,在精心调养过后,还是可以恢复的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在今后的房事方面,不能过于的频繁,要适当的保养,不排除子嗣相对艰难的可能性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,这是最理想的状态,如果他不配合我们大夫的治疗方案,那么下场只有一个不用老朽多说,旗主也应该明白的吧。”
 
    明白,说的够清楚了,宫里的太监呗?
 
    “待他受了军棍之后,就让他把那群人的样貌口述给军师,我要全城通缉这一行人马!”
 
    “再给同行的其他旗的旗主也一份,就说是我衮而多说的,谁要是能将这几个人捆回来,交给我,我自有重谢!”
 
    “我就不信了,大半个大月国都要被我们的勇士打下来了,我还找不到这区区几个罪魁祸?”
 
    黄泉碧落,上天入地,我终要将你们碎尸万段!
 
    了狠的衮而多,盯着他后赶过来支援自家弟弟的扬城,眼神就危险的眯了一眯:“既然扬城的人这么有骨气,城在人在,那城忘了之后,他们也别活了。”